心思

「慾望」

審視慾望的唯一方式,就是經歷他。像針刺扎進仙人掌後,乳白汁液流淌在綠皮上,再到地
上。像午後運動,炎熱汗水灑落一地。像毒癮發作隨之而來的快感無恥感慢慢回味。


「仇恨」

一霎那邪惡至極的想法,恍如詛咒。原來的陌生人稱呼只是假象,那恨不得的仇恨,至死方休。

留言

熱門文章